让伤害并侮辱我们的人得意去吧!

   这整个学期一直在沉迷老陀的书。最先看的是《白痴》,从那起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老陀,跑去网上买了上海译文出版的全套长篇小说。

    《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》是老陀小说里我最晚看的一本,但无疑令人震撼。他的书就像是在黑夜中摸索着火柴,然后啪的一声,火柴点燃了,这时你会发现,那明亮炙热但温柔的火光照亮的不只是你,还有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在读这本书之前,已经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基本看完了,读到后头对那种发烧般的热情的力量毫不陌生,甚至是意料之中,并早已默默期盼了。这本小说的视角是以一位青年小说家展开的,小说家身上大概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老陀自身生活上的投射……为着这一点我还亢奋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‘为什么他要步履艰难地到米勒这里来呢?他到这里来要干什么?’我在想。我站在街道的另一边,不由自主地一再打量他。一阵烦恼在我心里涌起,这是疾病和疲惫所引起的结果。‘他在想什么呢’我继续暗自寻思,‘他的脑子里在转些什么念头?’”
    接着,“我走过街道,跟在老人后面进了糖果屋。”

    路上喜欢观察行人,想象着关于他的生平,并跟着他们看看他们要去哪,完全就是老陀本人嘛!

    暗自兴奋。
 

   再比如,这位青年作家的很多事都是老陀经历过的,比如找杂志商提前要稿费,写的那篇小说得到别林斯基夸奖(肯定讲的是《穷人》嘛!)还有段提到他一天一夜写完一本小说……真是大有老陀不要命之风。

    反正,作为痴汉的我来说,偶然在书中找到老陀自身生活投照的部分,简直惊喜!
 
   小说前半部分主要讲述这位青年作家的青梅竹马,娜达莎疯狂地与一位公爵相爱。这位小公爵虽然真诚善良,但太过于软弱,最后也导致了娜达莎的悲剧。

    青梅竹马被抢走的青年作家脾气好得没话讲,一直守在娜达莎的身边,对情敌的嫉妒也不算太强烈。他对娜达莎的爱总觉得还是太冷静平淡了。

    不过说真的,小公爵渣的真的不像话,看到他真挚地告诉娜达莎他更爱卡佳的时候,忍住没打他一巴掌: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,经常犯下一些愚蠢的过错,但又会毫无保留地向你请求宽恕。娜达莎后来也觉得“她对他的是母爱”。他的思想都是别人灌输给他的,几乎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。他纯善,信任他人,却又缺乏辨别善恶的能力。

    小公爵的父亲无耻得和《群魔》里的彼得·斯捷潘诺维奇有得一拼。为了谋财去拐骗少女和他逃婚,(咦,怎么和老卡拉马佐夫差不多),把自己的儿子当谋取利益的工具,为了让他和一位获得了大笔遗产的小姐结婚,想方设法拆散了小公爵和娜达莎,又谎称他善良的老管家贪了他一万卢布。娜达莎和小公爵无奈私奔后,气得老管家从此断绝了和娜达莎的父女关系。

    这位公爵的厚颜无耻简直难以形容。摘录一段他和青年作家谈话中,他对于被自己断送幸福的娜达莎是以一种何等轻浮的姿态评论的。

    “‘可爱的,可爱的女孩子,尽管她骂过我!’他继续说道,有滋有味地抿了一口酒,‘不过,这些小妮子正是在这时显得那么可爱,正是在这样的瞬间令人心动……可她大概以为,她羞辱了我,您记得那个晚上吧,她以为她把我骂惨了!哈哈!她脸上的红晕多美!您会欣赏女人吗?有时蓦地泛起的红晕使苍白的面颊美极了,着您注意到吗?诺,我的天哪!瞧您,好像又生气了!’
    ‘不错,我很生气。’我叫道,我不再约束自己了,‘我不希望您现在谈到纳塔利娅·尼古拉耶夫娜……就是说,不可以用这种腔调谈她。这……这是我不能允许的!’”

    居然当着人青梅竹马的面还这样不知廉耻地调侃,也实在是够过分的。
 
   而我最喜欢的一部分,也就是后半部分。随着涅莉的出现慢慢浮现,将全书推向了高潮。

  我超喜欢涅莉和青年作家相处。一个傲娇的小孩和一个照顾人的大哥哥真是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小涅莉的母亲死后,她被一个给过母亲钱的肮脏妇人强迫当妓女,她无疑也算是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中的一个,也是最无辜,最让人心疼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‘你这个该死的,吸血鬼,贱货!’那婆娘尖着嗓子叫到,把积在心里的脏话一股脑地骂了出来……我心里有预感,她一准会溜!就为这事儿还揪了她头发,可她今天又跑了!你干嘛要乱跑啊,小娼妇,干吗呢!你找谁去了,你这该死的白痴,鼓眼睛的毒蛇,畜牲,找谁去啦,说呀!你这个废物,要不,我就立即把你掐死!”

……
    “于是她暴跳如雷地扑向吓得发呆的小女孩,揪住她的头发,猛地把她摔倒在地,盛着黄瓜的小碗飞向一边,跌碎了,这就使那个醉醺醺的泼妇更加疯狂了,她劈头盖脸地打着可怜的孩子,但叶列娜(小涅莉)顽强地沉默着,她一声不吭,不哭不叫,即使在挨打的时候也绝不求饶。”

    起先的时候,青年作家把小涅莉从这场毁灭性的灾难中救了她,并且接连好几天不停照顾她。但她“黑色的眸子久久凝视,严厉的目光露出怀疑的神色”,对待青年作家的态度满是怀疑和冷漠。

    这位青年作家患有疾病(不太清楚是什么,不是癫痫,但和老陀也挺像的)在他病倒后:

“我曾醒了几次,每次都看到俯视着我的叶列娜(小涅莉)那满怀关切和忧虑的小脸。不过这一切我只是朦胧地记得,仿佛在梦里,雾里,而在我昏迷时,可怜的小女孩那可爱的模样隐约显现在我的眼前,仿佛一个幻影,一幅画,她为我端茶送水,整理衣被,或者忧心忡忡地坐在我跟前,用手指抚平我的头发,有一次我感觉到她在我脸上的一个轻轻的吻。”

    慢慢被温暖,从黑暗中照见光明,并对他人的爱做出反应,这样的感觉简直是太棒了!

    以及她让青年作家喊她涅莉的时候,我被感动得泪眼汪汪,简直小天使!

    “妈妈是这样叫我的……除了她,从来没有人这样叫我……我自己也不要别人这样叫我,除了妈妈……您就这样叫吧,我愿意……我要永远爱您,永远爱您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的一章涅莉去世,我难受了半天,老陀笔下的孩子总是善良而美好的。他们可能因为外界的原因而披上与自己不相符的东西,譬如涅莉的乖张和冷漠,《卡马拉佐夫兄弟》中的郭立亚,但他们却也是最能被爱所感动,也是最坦诚最能直面自己的缺陷的。《卡马拉佐夫兄弟》中伊柳沙去世的时候,我也是哭得一塌糊涂。佐西玛长老这样告诉过痛失爱子的母亲:

“莫非你不知道,这些小孩在上帝的宝座前胆子有多大?天国里甚至没有谁比他们的胆子更大的。他们对上帝说:‘主啊,你把生命赐给了我们,可是我们刚睁眼看到生命,你又把它从我们身上拿回去了。’他们就不怕,硬是向主请求,于是上帝立刻赐给他们天使头衔。”

    但愿小涅莉在天国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本书中,除了小涅莉的死之外,最震撼,也最让我情感波动最强烈的,是在涅莉的叙说下,娜达莎的父亲,也就是老管家颤抖着,站起身,决定去宽恕他女儿,也正是在这时,娜达莎飞奔回家,跪在她父亲的面前请求宽恕。我实在是太爱这一幕了。尤为是最后的:

“尽管我们被伤害,尽管我们被侮辱,可是我们又相聚在一起,让那些傲慢而骄横,伤害并侮辱我们的人得意去吧!让他们诽谤我们吧!别怕,娜达莎……我们要手牵着手出去,我要告诉他们:这是我钟爱的女儿,这是我无辜的女儿,你们侮辱她,伤害她,可是我,我爱她,我要永远为她祝福!……”

    老陀此时笔下奔涌的热情与温柔难以用言语道尽。这时候又听到小涅莉突然脸色发白说道,“我的妈妈呢,我的妈妈在哪?”释然而感动的时候突然猛地被一扯,太心疼我的小天使了呜呜。

    虽然译者序中,译者表示,这本书显得有些软弱,善良的人们的忍耐和美德有时会成为对恶人纵容。但我认为,《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》写恶,仍然是为了写老陀书中不变的主题,爱与宽恕,爱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,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去爱,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互相的宽恕,与他们暂搁仇恨,为未来的光明祝福。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15 )

© 山中晓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