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卡拉马佐夫兄弟」宽恕

(下)

    她在老商人萨姆索纳夫那待了一星期,那段时间恰好是她不告而别,离开萨姆索纳夫的日子。老商人见她回来自然心花怒放,像个宝贝一样捧在手里。

    她想去见见米嘉,但强烈的自尊心让她打消了这个主意,她仍在为米嘉和卡捷琳娜说的那些“互诉衷肠”的情话感到生气。她要好好嬉弄嘲笑那位阔小姐一番,她早早就为那天想好了一切,并且非常笃定,卡捷琳娜一定会来找她,就像当初她孤身一人去找米嘉一样。

    正在那天晚上,天逐渐阴沉下来,老商人向格露莘卡询问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参加一个聚会,被她拒绝了。她这几天已经一连拒绝好几次这样的邀请了,这使萨姆索纳夫十分诧异——要知道,她先前是十分热衷于社交的。精明的老商人立马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,但他什么也没过问,这一直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。

    格露莘卡坐在床边,一手撑在桌台,望着远处怔神,她的面容氤氲着忧伤,但这份忧伤却使她更美了。她突然听见楼下有敲门声,接着女佣去开了门,但她并未留意,以为是老商人回来取落下的物品,直到那脚步声上了楼,她才察觉到不对劲,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,转过头去。

    见到卡捷琳娜的一瞬间,她怔在了原地。这倒不是对她的来访感到吃惊——她是如此笃定她会出现。令她吃惊的是这位贵小姐的美,她与几年后的一样美,甚至更美,她的神色中没有苦痛,而是信任和真诚。她的举止和后来的几乎一样,高傲而十分正派,聪明又有教养。她那双黑眼睛目光坚定,进门便正视着格露莘卡,甚至有几分挑战的味道,神情却有些犹豫,但那犹豫却也是她善良的体现。

    格露莘卡还未拿捏好是否该像想好的那样做,她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从抽屉中取出早早备好的四千五百卢布,傲慢地递到卡捷琳娜面前,“您这双乌黑的大眼睛真美。”   

    对方的脸颊微微发红,难为情地笑了笑,她双手颤抖着接过了那四千五百卢布。看到她感激,善良,几乎快流泪的一瞬,格露莘卡嘴边讥讽的微笑有些松动,但在一瞬间,她突然明白了该怎么做。

    “请您别感激我。”她笑了笑,但那笑容是阴冷的,温热的鼻息和恶毒的嘲讽一起打在卡佳的脸上,“我是为了嘲讽您才这么做的,您欠我人情,得欠我一辈子,您在我面前永远低我一等,因为……您是多么高傲啊,年轻的贵小姐!”她恶毒地压低了声音,欣赏着对方那苍白的脸颊上每一丝惊恐的神色,“不管何时,您总会想起某天夜里,您敲开一位陌生人的房门,向她乞求四千五百卢布。”

    格露莘卡轻盈地在扶手椅上落座,她裹着黑色的羊毛围巾,脸上的神情像孩子般纯真又不谙世事。她的脸色苍白,神情亢奋,两颊端泛出妃色的红晕。她眨了眨灰蓝色的明眸,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卡捷琳娜的错觉。

    “您一定是在开玩笑。”卡捷琳娜拿着那滚烫的装钱的信封,她痛苦地蹙起眉,“您不会这样做,您是个好人,就在刚刚进来的一瞬间,我看到您坐在窗边,您那乌黑柔密的睫毛轻轻地垂着,您那么忧伤……又那么纯真,我信任您,请您别在这么说了!”

    格露莘卡突然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,她笑得是那么孩子气,但眼中讥讽的神情狠狠地刺痛了卡捷琳娜。她从椅子上站起身,重新走到卡捷琳娜面前,她的神情是那么纯真,但言语却十分恶毒,“如果和您姐姐提出这个请求的是一位陌生男性,他轻浮放荡,您大概也会……不,一定会来。”她大声地笑了起来,压低声音补充一句,“趁着夜色来。”

    卡捷琳娜的脸刷得一下红了,她那双明亮的眸子恼羞成怒地看着她。格露莘卡微微露出笑容,不知廉耻地说道,“您脸红起来真好看。”

    “您为何要说这些——”卡捷琳娜痛苦地看着她,“求您别说了,就此打断吧,您不是为了和我说这些的,我有预感,您不是为了和我说这些的。”

    格露莘卡恍若未闻,她伸出手,手指轻轻碰到了她的咽喉,对方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。格露莘卡的手指轻轻向上滑动,迫使卡捷琳娜抬起头,“您真好看。”她言语中真挚的赞赏让卡佳微微一怔,“如果我是那位陌生男子,说不定他还是令尊的下属。”她说到这时笑了笑,“可能还想吻您呢。”

    “您到底想说什么!”卡捷琳娜愤怒地挣脱开了她,“您没有资格这样轻蔑地侮辱我,尽管您帮助了我……您不该质疑我的品行!”

    “您的品行……您的品行是高洁的,无可置疑!”格露莘卡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,“您可知道这笔钱从哪来的?您认识商人萨姆索纳夫吗……您不认识,您才刚来。我现在住在他的房子里……我既不是他的亲戚,也不是他的朋友。他给了我这笔钱……您脸色全白了,正如您想的那样,正是那样!”

    卡捷琳娜震惊地看着她,她突然浑身发烫,全身烧了起来,她痛苦地上前吻了吻格露莘卡的额头,“您……您是多么高尚啊!我不配吻您!”

    “呀,您没嘲笑我吧。也没愤怒地把钱扔到地上,看起来是个好兆头。”格露莘卡突然亢奋起来,她那明亮的灰蓝色眸子闪着异样的光,“您爱我,您爱着一切的苦难,您是光明的,伟大的!”

    她疯狂地赞扬起了她,但卡捷琳娜却有些担忧地蹙起眉,“……您也许病了。”

    “不,让我说完。”格露莘卡喘了口气,“您属于俄罗斯,想拯救身边的一切人!您对周遭的一切抱着那样真诚,那样孩子般的信任!您是贵小姐,您的品行像白玉一样无暇!让我吻吻您的手,我要吻您每一根手指,吻您的手背!”

    卡捷琳娜两颊浮现出了红晕,她难为情地递上了她的手。对方握住她的手指,抬到唇边。格露莘卡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痉挛,她的神情突然令人惊奇地平静下来,嘴角挂回了嘲讽。卡捷琳娜打了个寒颤,格露莘卡松开了握着她的手,歪着头看她,带着一丝调皮的神色,她拖长语调,漫不经心地说,“我又不愿吻您了。”

    卡捷琳娜的眸中满是恼羞,她猛地后退一大步,绝望地说道,“您在羞辱我!”

    “请您走吧……”格露莘卡心满意足地说,她想起上回阿辽沙在时她的把戏,现在也依旧管用。她傲慢地看着站在门边的人,“天色已经很晚了,您得注意安全,您太美了……”

    卡捷琳娜颤抖一下,她走到门口背后传来年轻女子嘲讽的声音,“噢,您还没忘拿着那笔钱。”

    卡捷琳娜转过身,她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,脸色像墓地的白漆一样惨白。她拿着那个信封的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,她绝望,痛苦,迷茫地抬头看着格露莘卡,却毫无怨恨的情绪。她的眼中掉出滚烫的泪水,慌忙用手背擦拭掉,“我爱您,并永远,永远为您祈祷。”

    格露莘卡撞进她的目光中,突然被什么烫到了,她的心猛地被揪紧,叫她想痛苦地翻滚,那双乌黑的眼睛,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啊!那绝望痛苦的神情让她发疯,她的眸中闪着光,她还信赖着她!意识到这一点,她心中的尖锐的疼痛更猛烈了。有什么在她面前闪现出来,像一道亮堂的光,她全明白了,全明白了!她原来是爱着她的,她是爱着她的!

    她冲上去,颤抖地冲上前拉住已经转过身的卡捷琳娜的手,猛地在她面前跪下。她的眸中溢出泪水,那泪水是痛苦的,但也是幸福的!“您别为我祈祷,我不配您祈祷!不,您一定得为我祈祷,不然我会发疯的,上帝爱您!我也爱您。”她拉着卡捷琳娜的手,放在自己流着泪的双眼上,“我爱您!求您宽恕我,我要一直吻着您的手,吻几千遍,永远吻您的手,您答应吗?”

    她说着颤抖着将卡佳的手放在唇边,疯狂地,热情地吻着,她的声音哽咽,却充满着喜悦,“我爱您,您是多么高尚啊,您得宽恕我,您宽恕我了吗?啊!您宽恕我了,我要吻您的眼睛,它们是多么可爱!”

    卡佳温柔地伸手抱住格露莘卡,“我也爱您。”

    格露莘卡痛哭了出来,她站起身,再吻了吻卡佳的手背。“请您原谅,我现在要抛下您去找另外一个人……我爱他,您能理解我……啊!真好!我要找到他,我要拥抱他,吻他的脸颊!我爱他就像爱您一样……您会幸福的,祝您幸福,我要每晚为您祷告,您也要为我祈祷,您答应了的!”

    她将拿起披肩,再拥抱了一下卡捷琳娜,冲出了门外,街道漆黑寂静,空无一人。一阵眩晕突然卷袭了她的大脑,但她没有一丝惊恐,她被幸福所笼罩,她有预感,她能马上见到米嘉了,就像之前的预感一样。

    格露莘卡揉揉双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,米嘉坐在床边,撑着下巴,轻轻握着她的手,似乎睡着了。她轻轻吻了吻米嘉的额头,他醒了——因为担忧着她,他睡得很浅。他把她抱上了病床,自己坐在小板凳上。

    “你做了噩梦。”他说,“睡得很不安稳。你从这跑出去后,我很快就追了出去,发现你晕倒在了街道上。你的额头滚烫。”说着,米嘉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,惊讶地说,“你的烧已经退了!”

    “米嘉!”格露莘卡惊讶地看着他,“我要告诉你发生了什么。”她说的时候流下了幸福的泪水,“现在太晚了,你已经守了我一夜——你眼皮都撑不开了,睡吧,躺在我身边……那并不只是一个梦啊。”

[1]开头是书末,米嘉在病房约见卡佳,两人互相告诉对方爱着彼此,“他们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”(两个大傻子)被格露莘卡撞见后,卡佳向格露莘卡请求宽恕,被对方冷嘲热讽。

[2]这本那么厚居然只是上册!(厚得上海译文都把这个上册又拆成了两本书,我还以为我买到了那本据说老陀没写完的下呢!)米嘉和伊万,卡佳还有格露莘卡的故事都还有好大一个坑!真的好想看完啊(宽面条泪)
    至今对俄罗斯表达爱的方式感到神奇,突然觉得中国是不是太含蓄了……有时候真的有一种流着泪向别人请求宽恕的冲动,但我做不到,唉……

[3]其实最喜欢的cp还是卡捷琳娜和米嘉,毕竟四千五百卢布那件事印象太深刻了,轻浮的浪荡子弟拯救一位贵家小姐……看书时,到开庭一直希望卡佳能说她信任米嘉,真的感觉米嘉憋屈哭了!这样的期盼有点不太现实……接着果然。连伊万都晕了过去,真的是太心疼米嘉了!好在出了格里果利外,他爱的人都相信人不是他杀的,这也算是安慰了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9 )

© 山中晓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